董明珠卸任格力董事长,格力董事长董明珠,和之前股东大会发火有关吗?

格力董事长董明珠,

史记.董明珠

董明珠,格力总裁,空调女皇也。善销售,经营,格力千亿之躯,一手栽培耳。

子二岁,失夫。寡,命运类蓬,无以尽养,然能发奋。遂南下珠海,进格力,入基层,食不给,常以糜粥继之,人不能堪,明珠不以为苦也。乃病,盖劳累使然也。言今日甘苦,当不长也。 后言此时,周末无休,对子愧疚,恸不能已。时三十六岁,常人安定之时,背井离乡,颠沛流离者,鲜矣,故中年发迹者,吾唯见雷军与明珠二人。

未二年,居安徽,所出空调,金一千六百万,众皆曰能,职经理,于厕所置意见箱,收三千信,凡十万言。斥游惰,击冗僭、慎选举、抚员工。

庆丰四年仲夏,明珠自得银隆,威声大震,股市复盘,一板也!二板也!三板乎?然汇金砸盘,未果。后,整顿公司,发公告,三十五,页六百,临珠海,面股东。谓定增,购珠海银隆,颇有必得之势。

预案既出,汇金大惊曰:“不可,不可,增发之事,员工买股,明珠得利,吾等利益摊薄,未见股东之利,安忍坐视乎?” 领基金,挟旧势,树新恩,游说八百里,共言进退,投否。

值会,明珠进场,众人怨,有他想,遂不立,不鼓,不笑,嗤鼻已对,廿年未有之景象。

散户云:“汝股份稀少,非政府之敌手,吾等狙周少强,汝方登总裁之席,理当匡君辅国;何期反助他者,溢价二倍,收购之,坑害股东,同谋篡位,格力乃众股东之格力,非明珠之格力也,!增发之案,天地不容! 钟情如我辈者,能忍之乎。”

懂明珠曰:“股票更易,涨幅过大,非自然之理也,基金之法,高卖低买,投机者之侥幸,未想有德之人,高位接盘,民之血汗,将来云云?倒进倒出,公告相辅,坑害散户,此小术也,明珠不屑为之。股票之事,非我之属意,短线是银,长线是金。格力重技术,言创新。友出行,云格力空调,遍布世界,中国产品,友邦所爱。吾之理想,为百年格力计尔。

吾有一言,昔日之始,负债经营;四方冰箱,皆是春兰,不知格力。世纪之后,西门子、美的、海尔等接踵而起,如美的,劫持媒体,欺骗生灵。遍地之间,朽木为妙,客饱受高价,低效之苦。 今市场,五分之二皆是格力,甚为不易,神仙不能加之一分,遇瓶颈,当再寻辉煌。

今,六十有二,继承大统,员工爱戴,四方仰德,功成可退乎?孤一人之身,行在外,不奢侈,不铺张,殚精竭虑。有不足明珠者,百亿之产业,前呼后拥,做足排场,吾之地位,未行此,只为开源节流耳。

尔等股东!枉持股票,有何作为?格力之功,管理层之力也,汝等一生未立寸功,摇唇舞舌,着眼小利,是非不分!今日事势观之,银隆藏诸名山,若未定增,待其壮大,吾家能彀?此等小思,还敢在吾面前做样!二年分红,百八亿,余余企业,有此乎?分红与否,吾之一念之间,如此则公,如此则私,吾能之乎?抑汝能之乎!!!”

众股东听罢,喧呼奋起,事不能息,有愧疚者,有气满胸膛者,思汇金语,皆曰:“否”。近利在前,安有长远之思,安有格力百年之念想。

时人皆赞:董小姐,吾爱汝一念,利益无关!喜汝之真性情。自古一世之帝王,必有一代之业。董明珠之格力,当名世耳。初在制中,极论贩卖空调之策,他日为政,尽行其言,生平事业,备见於是。豪杰自知之审,类如是乎!考其当朝,辉煌璀璨,天下固已信其有弘毅之器,足任斯责,使究其所欲为,岂让武则天哉!

编辑文章
到公众号